流量明星的原罪,黄牛早就知道

皇冠 报导: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单向街书店(ID:onewaystreet2013),作者: heym,题图来自:《西游·伏妖篇》

小刘的最后一笔生意,是 2020 年 1 月 17 号的德云社大封箱,那场持续了 6 个小时的演出结束没多久,他就回到了承德老家,直到今天。

这是他入行以来,第一次遇到这么长时间的“休假”。

图片来自小刘的朋友圈

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他和关系不错的 1000 多个同行凑了些钱和物资,点对点捐给了疫区的医院。捐献物资的盒子上写着赠予单位是“中国票务联盟”。

但其实小刘只是个黄牛。


第一次被抓进去,关了 5 天     

小刘家里是干工程的,起初,他也是。

2008 年,小刘跟着工程队接了个鸟巢附近的活。“那时候奥运会了,广场上人山人海的,我心想这么多人,干什么都赚钱啊。那时候天儿还挺热,我心想请天假,在这边卖点什么东西吧。”

在鸟巢广场上卖老冰棍的第一天,小刘卖了 20 多箱,赚了 600 多块钱。他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不过 2800 块。小刘扭头就辞了工程队,一心一意当起了小商贩。

当然,是不合法的小商贩。

他第一次被抓进去,就是因为老冰棍。警察叔叔关了他五天,放出来他不光接着卖,还贼上了广场上的其他“业务”:卖旅游纪念品的、做一日游的、卖参观券的……做了两三个月的小商小贩,小刘开始转行卖鸟巢参观券。又过了没多久,鸟巢迎来了第一场演唱会——成龙和他的朋友们。小刘正儿八经入了黄牛这行。

“我被警察处理过很多次,每次把我放出去的时候,警察都问我,出去以后还干不干? 我都说:干。不干怎么办?老婆孩子怎么生活?换一行?不是那么回事,别的我也不会干啊。”

干了黄牛这么多年,小刘练就了一身识人销售、结交朋友的本事。他说不会干别的,听起来更像个托词。离不开这行的原因不外乎两个,一是他真的混出了门道,适合干这个;二是这行的诱惑大,来钱太快了。

这个圈子里,有年流水千万的,也有欠赌债自杀的   

在北京的黄牛圈子里,有个很出名的人,从北京一所知名高校毕业的硕士,成立了一个贸易公司,私下做的还是倒票的生意,雇了八九个员工,一年流水有两三千万。按照行业平均的两成利润算,一年能赚四五百万。当然,与之对应需要付出的“资源维护”和其他支出也就更多。

小刘聪明,但没有那么大的野心。他认识这个全北京知名的黄牛,也有很多提起来就唏嘘的朋友。

小刘认识一个 22 岁的姑娘,入行快,赚钱也快,一下就不知道钱该怎么花了,然后就开始赌博,小圈子赌,再然后就是去澳门。十赌九输,姑娘欠下了根本还不起的 300 多万,在珠海的一个酒店里自杀了。她入行的时候是 22 岁,死的时候也是。

胆大又聪明的人干这行,几乎就是等着一夜暴富,再然后就两个更大的诱惑:赌博和吸毒。赌博往往是避不开的,它是这行一天忙碌之后,约定俗成的消遣娱乐。小刘起初也跟着玩过几次牌,输得太多了,他就收手。后来干脆用唱歌吃饭代替了赌博,招待外地来的同行朋友。

这个行业,或者说太快到手又不费力气的钱,给了原本就有漏洞的人性一个巨大的考验。

过了一道心理门槛,成为黄牛,之后要面临的是一道更大的槛。

2008 年跟小刘一起入行的朋友,欠下 100 多万的赌债之后跑路了,小刘再没见过他。

黄牛之间 ,也是有鄙视链的   

疫情期间,小刘的同行各有各的出路,有人去天猫淘宝抢囤茅台,一瓶能赚个一两百,比起卖票的利润,实在是不够瞧。也有人发着国难财,倒卖口罩、熔喷布、额温枪……这些人赚了多少钱,小刘还真不知道,他一早把他们拉黑了。

黄牛的圈子里也是有鄙视链的。

“我们是做演唱会的(黄牛),还有做医院的、做车站的,我们相互之间都没有瓜葛,甚至有点相互瞧不起。”做演出市场的,觉得自己干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,瞧不上医院倒号、车站倒票赚人家刚需的钱。那帮人自然也看不上小刘他们赚的三瓜俩枣。

单就说做演出的黄牛圈子里,也有鄙视链。一层层业务盘剥下来,自成“圈层”,盘到最后,大家都看不上的就是那帮卖假票的。他们但凡逮着一个,要不就是报警,要不就是抓到哪个没监控的角落里揍一顿。

按小刘的话说,这帮卖假票的扰乱市场。

没有黄牛,你让主办方赔钱办演唱会吗   

小刘不介意别人喊他黄牛,因为他确实是黄牛。他也不觉得当黄牛是个丢人的事,尽管这的确是个灰色行业。小刘觉得,黄牛更像是现在演出市场上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。

“一场演唱会,明星的出场费加上舞美灯光这些,如果所有票都按原价放到票务网站上,那主办方百分之百赔钱。但是你想提票价,市场不允许。那怎么办?就得给我们背锅。”按小刘的说法,黄牛在不同的演出里,作用还不太一样,“如果是特别不出名的明星,出场费特别低,但是票也卖不出去,怎么办?主办方和官方票务是不会打折的,不然没法跟原价买票的粉丝交待,他们就只能三折或者四折给我们,我们当然会再加价往外卖。”

至于为什么一直票价稳定、销售饱和的德云社小园子,最近两年也挤进了大量黄牛,小刘倒是没做解释。我猜,还是因为一个“利”字。

黄牛一向最快闻到钱的味道。

听起来这行是个稳赚的买卖,但是他们也有赔的时候。

一般来说,黄牛都是跟主办方谈好一个价格,先付一部分定金,但也有强势的主办方,因为明星影响力大,肯定爆满,所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这样的演唱会,一旦黄牛集体压票,都等着涨价大卖,往往就会出现砸手里的情况。

但这几年,小刘已经不太遇到这样的情况了,他对演出市场摸得太透了。

就算顶流,也是有今年没明年   

早些年,来找小刘买票的人,十个有八个问的是“最便宜的票多少钱”,现在基本上问的都是“内场几排的票还有没有”,问的是位置。

演出市场也变了。粉丝见面会变多了,小刘不认识的明星也越来越多了。

最近在网上吵得火热的流量明星问题,小刘倒是早就知道了答案。在他眼里,流量明星就是一年一个样。

“有一个顶流,前年最火,生日会的门票炒到了一万多块钱。去年因为他要价太高,没开成,但即使是开成了,我们也都预测过,不会超过 5000(块)。他们掉粉掉得特别厉害。”这不是个例,小刘一口气说出好几个流量明星的名字。

而那些人们以为已经过气的实力明星,却是黄牛眼里的万金油。

“蔡琴只要开演唱会,不说是大红大紫,但起码是满座不打折。他们跟流量明星完全不一样。打个比方,李宗盛第一排的票有可能只卖了 3000 块钱,但是他最后一排的票也能卖到 1000 块钱。但是换成一个流量明星,他第一排有可能卖到 1 万块钱,最后一排有可能 200 块钱都不到。 像陈奕迅、张学友这种,他就是值钱,但是不会炒出天价,粉丝很理智,甚至很多都是抵制我们的。”

小刘还讲了个很无奈的事,为了卖一个流量明星的见面会门票,为了能跟粉丝聊得上来,他不光查了资料、关注了微博超话,还听了这个明星的歌。但听了一两首就听不下去了,太折磨耳朵,而且他发现,这些流量明星的粉丝也压根不聊作品。

图片来自小刘的朋友圈

不卖票的时候,小刘也喜欢去看演出(而且是自己买票,不走黄牛),偏好一些冷门的重金属摇滚乐队。

他朋友圈里还晒过一张李志的演唱会门票,配文里有一句:“以前还能看现场,现在网易云音乐都听不到他的歌了。”

做黄牛 12 年,演出圈子里的市场、明星、粉丝,各式各样的故事,小刘看过太多……

《开到荼蘼》里有这样几句歌词:

    一个一个偶像 都不外如此

   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

   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

    我们在等待 什么奇迹

疫情还未完全过去,演出市场不知道几时恢复,但小刘的朋友圈这两天已经出现了新的广告,卖的是综艺节目的观众票。明星开始奔赴一场场演出,憋了很久的粉丝们又举着长枪短炮追随在现场;拍戏的人看着新的剧本,唱歌的人参加线上义演或者等待一首新的灵感。

而黄牛,永远在等待这一切发生,等着投身其中,不假思索、毫不犹豫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单向街书店(ID:onewaystreet2013),作者: heym

皇冠 我们下期再见。